2013/12/30是我安裝人工血管的日子,由於每個人的血管深淺不同,軟硬不同,太脆的血管在打化學藥劑時容易破裂,到時候藥劑侵入體內對身體和血管都是一種損傷,尤其像Lynn的血管可是又沉又細,就連要抽個血都得靠護士小姐的技術,不然往往都得朝手背上尋找才找得到,手背耶~~打針可是很疼的,何況抽血呢,所以安裝人工血管已是勢在必行了。

在安裝之前,姑狗許多網路資訊,以及其他格友的經驗,好像都是局部麻醉,手術時還會感覺疼痛,像是動到神經的時候更甚。不過經歷過兩次剖腹產的我並不太害怕,因為當初也是半身麻醉,能夠感受到醫生一刀刀割開肚皮的感覺,還有孩子取出後整個臟器往下掉的可怕,甚至縫線感都一清二楚,所以這種小CASE自然不放在眼裡囉。

當天九點前往醫院,在門診手術等候室等了約半個小時才輪到我,再一次自行爬上手術台,可這次心情輕鬆不少,護士一樣確認身份後便幫我蓋上被子,畢竟是大冬天,手術室又會令人覺得特別冷,蓋了被溫暖多了。

不一會兒醫生來了,這位醫生是心臟血管科的醫生,他先問我為何裝置人工血管,我回答因為大腸癌需要化療,他點點頭,又說:我的主治醫生已經告訴他,委託他裝人工血管。謝謝我的主治陳醫生,這麼周到的幫我安排好,而這位醫生也很溫柔,說話輕聲細氣,告訴我要打麻藥會有點痛,我側躺著,臉上罩了布巾,所以看不見他的表情,只能緊閉著眼等待,果真一針下去,還真有點疼,可接著一種麻麻的感覺替代了疼痛,我只能感覺到醫生按壓之類的動作,其他一點疼意都沒有,甚至沒有網路上所說動到神經的不適。

約莫不到半小時手術完成了,我請醫生預約時間拆線,他點頭說好,接著我就拿著預約單出來。這時我才突然想起,我有重大傷病卡,應該預約大腸科幫我拆線呀,可以省下一筆錢,哈哈~不過讓手術的醫生看看我復元的狀況也好,還是決定讓他幫我拆線了。

過了十天,我再度前往醫院拆線,醫生說我復元的很好,可我問他能側睡嗎?因為太接近鎖骨旁邊,側睡壓到很不舒服,有一次睡太熟,竟然是因為心臟悶疼而醒。醫生說當然可以,是我一開始不適應,以後就會好了。果然,之後再側睡就沒有不舒服的感覺,但還是覺得避免睡太久,盡可能往另一邊睡。

再來就是一月十五第一次化療的日子,我會儲備精力等著它來到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臨恩Lynn 的頭像
臨恩Lynn

隱藏的珍貴

臨恩Lyn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